莱比锡不只有红牛这里埋着德国足球的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majidcartoon.com/,RB莱比锡

导语:在红牛集团收购了这座城市中的一家第五级别俱乐部、“玷污”了这座城市的名誉之前,莱比锡还曾是一座在德国足球发展历史中都极具分量的城市。

时不时地,全世界球迷的注意力就会被一些小球队所带走。这些球队出名的原因各不相同。几年前,一支名为中日德兰的丹麦俱乐部,因擅长捣弄“大数据”而受过追捧;去年的此时此刻,全世界也有数以百万计的球迷因狐狸军团的一飞冲天,而修正过自己的发言(是“莱斯特城”而不是“莱切斯特城”);而在2016-17赛季,欧洲足坛风头最劲的一支小球队则非RB莱比锡莫属,虽然它队名的发音读起来并不别扭,但这个RB前缀却令许多人感到不快——尽管俱乐部官方的解释为:RB是RasenBallSport(草地球类运动)的缩写,与那家令人讨厌的奥地利功能饮料公司并无关系。

RB莱比锡近几年来在德国各级别联赛中飞速蹿升,本赛季甚至曾一度占据德甲联赛的榜首位置。尽管他们取得的进步已经引发了广泛关注,外界也曾“勉强地”称赞了这支年轻、崇尚进攻、打法漂亮的球队和他们的奥地利籍主帅哈森许特尔,但绝大部分中立球迷却还是会态度坚决地站在他们的对立面。可以说,RB莱比锡已经成为了世界足坛最为招人嫉恨的球队之一。

几个星期前,这种仇恨心态还导致了一场暴力袭击事件的发生。RB莱比锡的远征球迷在多特蒙德遭遇了主队球迷的猛烈袭击,大黄蜂的拥趸投掷了不计其数的石头、易拉罐。警方对28起案件提出了检控,罪行包括:暴力袭击、故意伤人、毁坏公共财物和盗窃。在冲突过程中,有4名警员和1条警犬受伤。这场事故也让多特蒙德俱乐部感到极为难堪,他们在赛后的一则声明中写道:“从莱比锡赶过来看球的部分球迷被卷入了骚乱之中,多特蒙德俱乐部对此深感愧疚。多特蒙德俱乐部强烈谴责这种暴力行为。我们祝福受伤的莱比锡客队球迷能尽快康复。”

发生在今年年初的暴力冲突着实令人发指。但事实上,自从这家俱乐部的所有权在2009年被红牛公司收购了之后,随之成立的RB莱比锡俱乐部早就成为了德国民众的“眼中钉”了。当RB莱比锡造访柏林时,一家名为《柏林信使报》的报纸曾故意在德甲联赛的积分榜上把RB莱比锡改名为Dosenverkauf(卖易拉罐的),并在球场四周摆满了写有“宰了这些牛”的免费标语牌;这个口号其实是德累斯顿迪纳摩俱乐部球迷的杰作,上赛季在一场对阵RB莱比锡的德国杯比赛里,该队球迷不仅亮出了这条标语,还向场内丢进了一个血淋淋的牛头……

早在RB莱比锡俱乐部出现之前,红牛这家功能饮料巨头就与各类体育运动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其中最成功的案例当属进军F1赛车领域。其实,德国这家俱乐部也并不是红牛公司旗下的第一家足球俱乐部。在红牛品牌联合创始人马特施茨的幕后推动下,世界各地曾陆陆续续地出现了三家“红牛之队”——位于奥地利的萨尔茨堡红牛、美国的纽约红牛、主场定在圣保罗的巴西红牛……除了名称上都有“红牛”两字之外,三家俱乐部的成军模式也几乎相同:红牛公司在地图上选取一个合适的地点、找到当地一家经营惨淡的职业俱乐部、完成收购、将两头牛的图案强行加入队徽、将这三支原本都有不同名称的球队统一称为“某某红牛”,一家新球队就这样诞生。

然而在德国,想要延续这种模式并不容易。红牛公司的选址工作持续了多年,却屡屡碰壁。他们一开始更希望能在汉堡、慕尼黑或杜塞尔多夫建立一家俱乐部,但均遭到了所在城市的断然拒绝。此后,红牛才将准星瞄向了莱比锡。德国足协照例还是对红牛公司的申请加以拒绝,因为足协不允许旗下的任何一家俱乐部因商业广告的宣传目的而改名。但红牛公司提出的“振兴莱比锡足球”主张却让莱比锡当地政府怦然心动——毕竟当时的莱比锡只是空有一个“足球城”的称号,却尴尬地没有一支能拿得出手的俱乐部。

为了绕开德国足协的限制,红牛公司必须在足协管辖范围之外的第五级联赛中先买下一支球队的所有权。这家被相中的俱乐部名为马克兰施塔特(SSV Markranstadt),一家位于莱比锡西部数公里之外村庄的小俱乐部。在有红牛公司出面的情况下,完成这笔交易的难度并不大,在双方接洽仅仅几周之后,马克兰施塔特就把自己彻底卖给了红牛,这家俱乐部随后就被更名为莱比锡草地球类运动协会(RasenBallsport Leipzig)——用这种奇怪的方式为俱乐部命名,既可以避免俱乐部在德国足协那里惹上麻烦,又能将俱乐部名称简化为RB莱比锡(译注:红牛的缩写同样为RB)。我们可以说,这头“红牛”从其降生伊始就没有获得过太多的祝福,相反一些反感的情绪却随即产生了。

2007年开始担任主教练以来,哈森许特尔在各级别的多家俱乐部中都取得了成功

但无论你是否支持这家俱乐部,RB莱比锡还是一飞冲天了,而该队主帅哈森许特尔的工作成绩也同样值得称道。在哈森许特尔执掌俱乐部教鞭之后,RB莱比锡不仅如愿杀入德甲,而且还在升级的第一个赛季里就带队攀爬到了积分榜前列,目前位居第二。哈森许特尔作为主教练的第一份工作开始于2007年,当时他负责调教德丙联赛球队翁特哈兴。几年后这位少帅又转战至同在德丙的阿伦,在首个赛季避免球队跌至地区联赛泥潭之后,哈森许特尔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不仅帮助球队升上了德乙,甚至还让该队迅速站稳了脚跟。拥有了丰富的成功资本后,哈森许特尔2013年被另一支德乙俱乐部因戈尔施塔特挖到帐下。在其任期内的第二个赛季,因戈尔施塔特就升级杀入了德甲。作为一支此前从未经历过顶级联赛的新军,因戈尔施塔特在自己的德甲处子赛季就排在了积分榜的中游位置(第11位),创造了一个小奇迹。哈森许特尔的辉煌还在延续……2016年夏天接手升班马RB莱比锡不久,球队居然就在10月份一度抢到了德甲联赛的头名宝座。在足球世界里,哈森许特尔的“行情”一直都在持续上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球迷将其视为安切洛蒂(在拜仁慕尼黑)或温格(在阿森纳)的潜在接班人了。

莱比锡,虽然目前这座城市因其独特的“企业球队”身份而饱受诟病,但它依然还是一座足球底蕴深厚的城市。我们甚至可以理直气壮说:“莱比锡就是德国足球的家!”1900年,德国足协成立于莱比锡;来自这座城市的VfB莱比锡俱乐部(VfB Leipzig),还在德国足协成立后创办的首届联赛(1902-03赛季)中摘得了桂冠;1922年,VfB莱比锡还骄傲地成为了全德第一座大型足球场的主人。

20世纪初期,VfB莱比锡曾是德国足坛当之无愧的顶级强队——曾三次夺取过德国联赛的冠军殊荣,而且每个赛季都是冠军最有力的竞争者。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却让德国足球的发展陷入停滞状态,它给莱比锡这座城市、VfB莱比锡俱乐部带来的影响更是灾难性的。俱乐部的一半会员都加入了德国军队,1913年冠军队的4名球员更是不幸战死沙场。

一战结束后,俱乐部也开始了自己的重建工作。VfB莱比锡搬进了一座新球场(Probstheidaer Stadion),其面积就足以展现出当年莱比锡在德国足坛具备的显赫地位。1922年8月,当VfB莱比锡在新球场进行首场比赛时,就有50000多名球迷涌入其中。但之后发生的一切却在证明:让一支被战争撕裂的球队重现往日辉煌,远比兴建一座新体育场要困难得多……

在1963年德甲联赛(Bundesliga)诞生之前,德国足球的发展环境还处于一种相对散乱的状态。VfB莱比锡是萨克森州的俱乐部,它与本州的其他俱乐部,再联合来自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图林根州的多家俱乐部联合创办了一项名为“德国中部足球锦标赛(Central German Football Championship)”的赛事,VfB莱比锡在这项赛事中曾11次夺冠,是最成功的参赛球队。而当纳粹在德国掌权之后,一种名为Gauliga的省际联赛于1933年建立起来,VfB莱比锡进入了萨克森省联赛(Gauliga Sachsen)。根据不同区域的划分,德国境内有多达16个(后来增加至18个)第一级别的省际联赛,每个省联赛的胜者将进入德国冠军锦标赛,决出最终的全国冠军。

在萨克森省联赛(译注:通常有12支参赛球队)里,VfB莱比锡基本处于一种“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唯有1936年是一个例外,VfB莱比锡出人意料地杀入了德国杯决赛,他们的对手是当时德国足坛的最强者——沙尔克04。为了支持家乡球队,有4000多名球迷与VfB莱比锡一起来到了柏林。然而当“大卫击败歌利亚”的奇迹(VfB莱比锡2-1沙尔克04)果真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上演之后,他们却仍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纳粹党的垮台、苏联的占领,德国的省际联赛也被画上了句号。既然德国的政治格局都发生了剧变,体育领域自然也很难独善其身。与战前成立的大大小小社会组织命运相同,足球俱乐部在二战后也被盟军占领当局勒令解散。从某种意义来讲,VfB莱比锡这家俱乐部在二战结束后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莱比锡这座城市在战后需要一张全新的足球名片。在重建俱乐部的过程中,苏维埃政权则不仅要求清除一切与纳粹政权有联系(甚至能联想到纳粹)的元素,而且规定俱乐部的球员只能是当地居民。克服了诸多障碍,一支名为SG莱比锡-普罗波赛达(SG Leipzig-Probstheida)的球队还是在一片废墟中创建出来了。普罗波赛达是莱比锡的一个地名,俱乐部球员除了一批当地新人,还有一些曾经的VfB莱比锡球员。这家新生的俱乐部也重新代表莱比锡,加入(东德)国家足球金字塔结构内。

但没过几年时间,俱乐部就改名为BSG埃里希-蔡格纳(BSG Erich Zeigner)。更名原因是为了纪念前萨克森州总理蔡格纳,在其当政期间曾发出过反纳粹主义的声音。再后来,俱乐部又更名为了BSG统一莱比锡(BSG Einheit Leipzig Ost)。在这一时期,俱乐部升级进入了东德足球超级联赛(DDR Oberliga)——前东德境内的顶级联赛。但在那个不断折腾的年代里,这家莱比锡俱乐部很快就解散了,球员们分别加入了两家当地的新球队——SC莱比锡涡轮机(SC Rotation Leipzig)和SC莱比锡火车头(SC Lokomotive Leipzig)。结果这两家俱乐部都拥有了东德超级联赛的参赛资格,莱比锡一下子拥有了两支顶级联赛俱乐部。

两支球队都在东德联赛中混得不错,而火车头则成为了率先摘取冠军锦标的球队——1957年他们成为了(东德)杯赛冠军。虽然莱比锡的足球名片每隔几年就会重新更新一次身份,但当地居民的看球热情却一点没受影响。1956年当两支球队展开莱比锡德比大战时,当地的中央球场(Zentralstadion)甚至涌进了10万多名热情的球迷。直至今日,这仍是德国国内足球比赛的最高上座纪录。

东德联赛中莱比锡双雄来得快,走得也挺快。1963年,作为东德第二大城市的莱比锡,又经历了新一轮的折腾。SC莱比锡涡轮机、SC莱比锡火车头的最优秀球员,被要求整合进一支全新的球队SC莱比锡(SC Leipzig)之中。而那些被剩下的球员,则进入另一支新球队BSG莱比锡化工(BSG Chemie Leipzig)。简而言之,SC莱比锡就是当地更受宠爱的一支球队。

倒霉的莱比锡球迷再次陷入了应该如何挑选主队的抉择之中,同城德比的关系必须重新确立。事实上,SC莱比锡与BSG莱比锡化工之间的矛盾还算比较尖锐,毕竟从诞生伊始就遭遇了“不公平对待”的化工队是有理由进行抱怨的。俱乐部成立的第一年,精英云集的SC莱比锡就杀进了杯赛决赛;但更令人称奇的是,由一群“被挑剩下的莱比锡球员”组成的BSG莱比锡化工,居然在俱乐部成立第一年就摘取了东德顶级联赛的桂冠。这一结果很容易让人相信,当初挑选球员时SC莱比锡的人应该是花了眼。

赶在大家适应新形势下的“莱比锡德比”前,好大喜功的东德当权者就又了新想法——为了向全世界展现东德足球的先进,成立不久的SC莱比锡在1966年居然再次遭到了重组。SC莱比锡这个名字遭到了废弃,俱乐部的新名字变成了1. FC莱比锡火车头(1. FC Lokomitive Leipzig)——这很容易让人想起曾经的SC莱比锡火车头。莱比锡曾是德国铁路网重要的枢纽,因此该俱乐部也拥有东德铁路部的背景,名义上莱比锡火车头的球员都是铁路部门的员工。

即便在当下全民声讨RB莱比锡的背景下,这家俱乐部对于青训工作的重视、对于进攻足球的追求,却依旧得到了外界的普遍认可。事实上,这都是莱比锡火车头时代就留下的优良传统。新俱乐部创立不久,他们就构筑了一套成熟的青训系统,确保能在铁路工人的子弟中挖掘出优秀的足球苗子。后来,这套青训系统还帮助东德培养出了不少国脚级球员。

在上世纪“摇摆的60年代”,莱比锡火车头开始第一次涉足欧洲赛事。1966年他们成为了国际托托杯的冠军,是第一支能为东德捧回欧战奖杯的俱乐部(译注:但在1995年之前,该项赛事一直都不被欧足联视为正式的官方比赛)。在同一年,他们还参加了城市博览会杯(译注:欧洲联盟杯的前身)。尽管莱比锡火车头在第四轮淘汰赛中就已中箭落马,但在先前的轮次中,他们却爆冷淘汰了由尤西比奥领衔的本菲卡,这家东德俱乐部还是让欧洲足坛感受到了它的力量。

在随后的20年里,莱比锡火车头一直都是东德联赛和杯赛中的豪强。在1970-1987年期间,该队曾8次杀入杯赛决赛,其中4次捧得冠军奖杯。但为了能在周中的欧战中“彰显国威”,俱乐部在周末应付联赛时通常会在实力上大打折扣。他们对于欧战奖杯的执着,在1987年差一点得到了回报——莱比锡火车头杀入了当年欧战优胜者杯的决赛,对手是克鲁伊夫执教的拥有里杰卡尔德、范巴斯滕和博格坎普压阵的阿贾克斯。在比赛中,莱比锡火车头的表现令人尊敬,但在上半场打进了一粒致胜头球的球员却是荷兰人范巴斯滕。

随着柏林墙的垮塌,大批东德人开始像潮水一般涌入西部,东德体育也再次遭遇了政治战车的碾轧。在东、西德联赛合并时,罗斯托克和德累斯顿迪纳摩成为了东德顶级联赛中仅有的两支德甲参赛球队,其余的大部分球队都被编入德乙联赛的序列,因此1992-93赛季德乙联赛的参赛球队也被扩至24支。

当莱比锡地区的球队在全新德国联赛中找到了位置之后,俱乐部马上就宣布更名为VfB莱比锡(VfB Leipzig),试图让世人重新回忆起莱比锡足球曾经的辉煌。这支得到了全新包装的球队确实在1994年升级进入了德甲,但仅过了一个赛季之后,他们就重新被踢回了低级别联赛。在德乙联赛厮混了几年之后,VfB莱比锡又降至了第三级别,甚至第四级别联赛。

在反复保级和降级的过程中,一批批球员、教练都成为了这家俱乐部的匆匆过客。每当俱乐部试图向前发力时,他们却往往都会遭遇更大的打击。由于俱乐部持续处于亏损状态,VfB莱比锡在2000年和2004年经历过两次政府托管。在俱乐部成为全国冠军的百年纪念日度过不久,VfB莱比锡第二次被注销了。

如果说在20世纪里,足球还给莱比锡这座城市留下了一点遗产的话,那肯定就是这块肥沃的足球土壤。2004年,在一批莱比锡球迷的努力下,曾经在上世纪中期名噪一时的1. FC莱比锡火车头(1. FC Lokomitive Leipzig)得到了重生。这家新俱乐部不仅继承了VfB莱比锡的女队和青训梯队,还得到了该队球迷的力挺。在新教练莱希维茨(上世纪60、70年的前火车头球员)的带领下,该队开始征战德国最低级别的联赛——第11级联赛。由于这家俱乐部的经历颇为传奇,还一度引发了国家级媒体的关注。这家从头再来的俱乐部,很容让人联想起英国足坛的AFC温布尔登和FC联曼,后者还曾在2006年与火车头进行过一场友谊赛。

在外人的眼里,莱比锡火车头是很容易赢得好感的俱乐部,然而它也有自己的问题——还不能算一个小问题。这家俱乐部已经变成了一块当地极右翼球迷团体表达极端政治诉求的平台,虽然莱比锡火车头曾对一些球迷组织下达了禁令,但却依然无法改变这家俱乐部的政治背景。随着难民问题在德国的爆发,这些极端球迷也开始表现得越发活跃。

2008年,莱比锡火车头就已经飞速升至了德国的第五级别联赛。在这里待了一年之后,该队就与尚处在“创建元年”RB莱比锡进行了一次同城德比,RB莱比锡轻松地以3-0取得完胜。值得一提的是,在那个赛季里他们分别还遇到了另一支莱比锡球队——莱比锡萨克森(Sachsen Leipzig)。事实上,红牛集团在收购马克兰斯塔特之前,曾强烈地追求过莱比锡萨克森。在第五级联赛中,三支球队打了一个照面后,就驶向了不同的航线。

现在的莱比锡火车头(译注:目前身处德国第四级别联赛),与这一级别的许多球队一样,只能用极低的标准勉强度日。而在同一座城市崛起的RB莱比锡,给周边邻居在身心上带来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但对于一部分莱比锡当地球迷而言,能看着这家俱乐部“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安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